• 全部考试
  • 考试报名
  • 考试时间
  • 成绩查询
  • 网络课程
  • 考试真题
  • 模拟试题
  • 公文文档
  • 文档大全
  • 作文大全
  • 范文大全
  • 招聘大全
  • 当前位置: 勤学考试网 > 作文大全 > 正文

    散文|乡村轶事之三

    时间:2021-07-28 11:47:56 来源:勤学考试网 本文已影响 勤学考试网手机站

      散文|乡村轶事之三

      真是人勤地不懒,科学种田定胜天。生产力解放出成效,幸福生活万万年。下面勤学考试网小编整理了散文|乡村轶事之三,希望大家喜欢。

    散文

      人是铁,饭是钢,一顿不吃饿得慌。吃饭,得种庄稼打粮食。粮食从地里来,地肥粮丰。地怎么肥?地也必须要吃“饭”,它的“饭”就是肥料。

      肥料的来源广泛,大集体生产时,社员劳动的一大部分时间就是积肥。

      下种之前,地里要先上肥料,土杂肥,沤肥,捂过的大粪,汪泥,拆屋老墙土……,为弄到这些肥料,生产队领导刹费苦心。

      生产队有专配的收粪员,天天挨家挨户筹集社员厕所里的大粪,记上斤数,按数字记工分。每天早上,天不明,队里广播响了,开始收尿了。各家或大人或小孩拎着尿罐到生产队沤粪池边称完重量记分,这人粪尿工分最高。

      冬闲时,生产队的汪塘里水下的汪泥,经过一夏天雨水,从四面八方冲来的脏物都沉淀在泥里,车干水,扒汪泥是件大活。

      车水机先把这个汪的水车到别一个汪里去,水干了,男劳力下到汪底向上甩,踩出路来,妇女劳力用布包向上抬,乌黑发臭的汪泥也是很好的肥料,大人小孩都参战。

      每次车汪还另有收获,从水里捞上的鱼,各家还能分个半斤八两的,可以解解馋啊,泥中的泥鳅,谁逮到是谁的,属私人所得,那泥鳅肥着呢,所以每逢车汪,大人小孩都围来,热闹情景不亚于看一场演戏。

      社员家年深日久的老屋墙土也是上等肥料,墙土里含麦草,年长日久也烂了,烟薰火燎的老土墙发出一种特殊气味。队长动员他们,拆了老墙砌新墙,生产队出人工:拉土,和泥,垛墙全是生产队的,屋顶的烂笆烂草里含的土都用生产队的新材料换下来,旧貌换新颜,有老屋的社员当然愿意拆。

      老屋有限,几年就拆换完了,那就发动社员拾野粪,拾鸡粪,体弱的老人,妇女和半大孩子提着筐子拾完本庄到外庄,没有觉着丢人的。二妮因为拾鸡屎还找个婆家呢。(后边单说)

      壮男劳力和妇女劳力就搞沤绿肥,一部分人先把路边,汪沿长草的地方用板锨铲,用锄头锄,打堆,妇女劳力用布包连土加草抬入沤粪池内掺上收来的人粪尿在一起沤,过段时间扒出来,再换新的材料再沤。

      天热时,发动社员到处薅青草,锄碎了填入沤粪泥中,拌上泥,灌上水,掺上人粪尿搅拌着沤。

      这些杂活耗费了社员极大的精力体力,结果收效并不显著,粮食产量依然不高,打下的粮食除了上交和留种子,分到社员手里已不多,总不够吃的。

      社员们也习惯了这种繁琐的劳作,不干怎么挣工分呢?

      上级号召大搞积肥那一阵,下边还有更可笑的事发生。有一阵人们把从汪塘里挖上来的泥整成一块一块的摞起来,摞成锅炕形,里边空洞填上湿烂草树叶引火冒烟薰(不让着火),名曰“薰肥”,这样搞出来的肥哪有肥力,不知什么人坐办公室想出的“高招”,觉得很可笑的。运动嘛,不动不行啊!各家不都还有小面积自留田吗?想留点私肥上地,没门,服从集体,放在旮旯胡同里的肥料也得搜出来拉走。

      生产队对社员家里的小粪池沤出的肥料,都按等级打工分,这部分工分有时占出工劳动的总分一半左右,所以各家各户都自觉地搞沤肥,打扫庭院的土,烧地锅扒出来的灰,夜里的尿壶(队里只冬天收)都舍不得乱倒。

      繁忙的农活把社员搞的疲惫了,难免会出现一些笑料。比如冬天筹尿时,老骚大爷三口人的尿比傅七口人的尿还多,收尿的黑子戏谑地说:“骚大爷,你跟大娘和小狗娃就这么能尿的,那得喝多少汤啊?”

      别人家尿罐倒出来的尿水发黄或褐色,骚大爷的尿罐里倒出来的尿清爽爽的。

      骚大爷说:“尿多工分多,少透支啊!”他家没劳力,年年透支,闺女出嫁走了,小狗娃里外孙子,在老公俩家过的,大家也都一笑置之。

      二妮十七了,憨不潮湿的,不能干重活,队长排她拾鸡粪,本队本庄拾鸡粪人多,连鸡屎下的土都铲完了。二妮和大臭、来子两个半大小子上外庄去拾,那两个男孩子见一树上有鸟窝,爬树掏鸟去了,二妮到了一家门口,门口有一群鸡,有鸡就有鸡屎,她可得了,拾完门口的,伸头看院子里也有鸡屎,想进去。见一个老太太得有八十多岁,坐在堂屋门外傍晒太阳,

      她伸头探脑的举动和手里提的篮子,拿的铲子,老太太喊她:“你进来吧。”

      二妮进了院子,拾了不少鸡屎,老太太问她:“大姐哪庄的?”二妮说:“东庄一队的。”

      老太太又问:“怎么大闺女也出来拾鸡屎,多大啦?”二妮说:“十七了,队长不叫我干活,就叫我拾鸡粪,还有任务呢?”

      老太太发觉二妮有点缺心眼,自己二儿子三十了,腿瘸,一直没说着儿媳妇,想想能不能把这憨丫收给儿子当妻子。就说:“你拾鸡屎几斤一分?”二妮说:“听说一斤两分。”老太太说:“你要不嫌脏,我这鸡窝里好久没掏了,你都掏走吧!”

      二妮正高兴着呢,门口大臭,来子喊:“二妮,走了。”二妮一愣,怕他两人进来。

      老太太看二妮篮子里也盛不下,小声对她说:“你先跟他们走吧,回头我让俺二儿给你掏好,你找个大点畚箕子来背,谁也不给。”

      二妮这回不憨,不吱声跟大臭、来子走了,两人一看二妮的篮子快满了,觉着非常惊讶地说:“二妮,你搁哪拾弄些黄子的?”二妮笑笑不吱声。

      二妮回到家,给她娘说了西庄那家叫她去背鸡屎的事,她娘也高兴,二妮带路,她娘背着畚箕子,到了那家。

      二妮娘一进那家看到老太太,忙着喊一声:“俺姨,还是你家呀?”老太太说:“唉哟,您姐,你怎么来了?”

      这老太太是二妮姥姥本房的叔伯姐,二妮娘光知有这么个亲戚,从来没有来往过,只在娘家的喜事上碰见过,想不到二妮拾鸡屎拾到她家了,这才叫关门挤鼻子——巧了。

      姨甥女两人热火的不得了,老太太喊过扒鸡屎的二儿子二富过来,见了二妮娘俩,让他把鸡粪给装畚箕里。

      姨甥俩进屋,老太太说了心愿,二妮娘正愁二妮缺心眼,将来怎么说婆家,看妇虽然腿有点残疾,人倒是一副忠厚样子,年龄大点不怕,大丈夫疼小媳妇,心里有八分愿意,只是担心二妮还小,怕不合适。

      老太太说:“咱那边亲戚也不很近,各亲各叫,等妮明年十八了,再给她们完婚,你回家跟她爹商量一下。”

      姨甥俩就把这件事定了,临走,二富把一畚箕鸡屎给背出庄。后来,等知道二妮的事以后,大臭和来子说:“想不到二妮还有一段鸡屎缘。”

      同样的地,后来分到户种以后,化肥农药普遍使用,拖拉车深耕细作,一亩地产量翻五倍也不止,真是人勤地不懒,科学种田定胜天。生产力解放出成效,幸福生活万万年。

     

    相关热词搜索: 散文 乡村轶事 随笔

    • 考试时间
    • 范文大全
    • 作文大全
    • 课程
    • 试题
    • 招聘
    • 文档大全

    推荐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