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全部考试
  • 考试报名
  • 考试时间
  • 成绩查询
  • 网络课程
  • 考试真题
  • 模拟试题
  • 公文文档
  • 文档大全
  • 作文大全
  • 范文大全
  • 招聘大全
  • 当前位置: 勤学考试网 > 招聘大全 > 正文

    形容香甜类歇后语大全及答案

    时间:2021-04-12 07:54:35 来源:勤学考试网 本文已影响 勤学考试网手机站

    形容香甜类的歇后语大全及答案

    【篇一:形容香甜类的歇后语大全及答案】

    形容香甜类的:【歇后语--香甜类】

    五脏六腑抹蜜糖---甜透了心

    冰糖蒸荔枝---甜上加甜

    回炉的烧饼---不香甜

    芝兰之香---格外香

    韭菜包子---从里往外香

    霜打的红柿子---甜透了

    瞎子吃甘蔗---是甜货

    甘蔗倒吃---节节甜

    【篇二:形容香甜类的歇后语大全及答案】

    什么是喻物类,为你介绍。喻物类歇后语如:

    秋后的蚂蚁 -- 蹦达不了几天

    棋盘里的卒子 -- 只能进不能退

    这类歇后语,则是用某种或某些物件作比方。了解设比物的性质,也就能领悟它的意思。

    喻物类歇后语

    一个媳妇几个婆 -- 不知该听谁的

    一个水洞里的泥鳅 -- 都够滑的

    一个坑里的蛤蟆 -- 跟着哇哇

    一个坑里的泥鳅 -- 一色货

    一个槽里荞两头猪 -- 枪食吃

    一个樱桃两个核 -- 伙着来的

    一个核桃砸两半 -- 图个仁

    一个葫芦两个瓢 -- 各舀各的

    一个染缸里的布 -- 同样的货色

    一只皮鞋一只拖鞋 -- 成不了双

    一二五 -- 丢三拉四

    一人三头六臂 -- 成了妖精

    一丈二尺的扁担 -- 摸不著头尾

    一丈二的烟袋 -- 挨不到斗斗

    一个半斤,一个八两 -- 没有两样

    一个核里两个仁 -- 一样货

    一分钱的醋 -- 又贱又酸

    一分钱的煎饼 -- 难摊

    一节子灯草 -- 轻透了

    一条藤上结的瓜 -- 苦的都苦,甜的都甜一把麻花一把屎 -- 香香臭臭

    一园萝卜 -- 个个是头

    一粒老鼠粪 -- 搞坏一锅粥

    一脸驴子毛 -- 还想混着吃马料

    一锅滚沸的开水 -- 热气腾腾

    一窝小燕 -- 群咬

    一碗酱油一碗醋 -- 斤对斤,两对两

    二九十八,三六十八 -- 呆板数

    二十五斤四百两 -- 不错

    二月的菜苔 -- 起了心

    二四没有 -- 尽单儿

    二姑娘的烟袋 -- 杆子好

    二姑娘的针线匾 -- 花色多

    二锅头的瓶子 -- 嘴紧

    十二点钟的太阳 -- 到顶了

    十二月门神 -- 一个向东,一个向西

    十二月树上的柚子 -- 一碰就落

    十五的月亮 -- 圆

    十月的芥菜 -- 齐心

    十月里的鸡冠花 -- 老来红

    七八月里的南瓜 -- 皮老心不老

    七月荷花 -- 一时鲜

    八个油瓶四个盖 -- 缺这少那

    八斗的水缸 -- 装不下一石

    八月十五的月亮 -- 分外明

    八月十五的月饼 -- 一盒来,一盒去

    八月里的黄瓜棚 -- 空架子

    八月的石榴 -- 满脑袋点子

    八月的柿子 -- 越老越红

    八月河滨七尺跳板 -- 搁不着

    八只缸七只盖 -- 盖来盖去盖不满

    八仙桌旁的老九 -- 坐不到位置

    八仙桌子 -- 有菱有角

    八亩地里一谷子 -- 就这一个

    九牛一毛 -- 量多数少

    九月里的甘蔗 -- 甜到心

    九月里的茭白 -- 灰心

    三十晚上的砧板 -- 没得空

    三人两根鬓 -- 稀少

    三个钱的豆腐脑 -- 现成

    三个鼻孔 -- 多出一口气

    三分人才七分鬼 -- 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三分面粉七分水 -- 十分糊涂

    三月里的芥菜 -- 早有心

    三月间的樱桃 -- 红不久

    三月的桃花 -- 空好看

    三斤的鸭子二斤半的头 -- 好一张嘴

    三尺水头 -- 抓不到大鱼

    三只脚的板凳 -- 不稳

    三加二减五 -- 等于零

    三百斤的野猪 -- 全靠一张嘴

    三伏天卖不掉的肉 -- 臭货

    三条腿的毛驴 -- 没走

    三条腿的桌子 -- 没法垫

    三脚砖头 -- 摆不平

    三斧头砍不入的脸 -- 好厚

    三钱的胡椒 -- 一撮儿

    三伏天的冰块 -- 见不得太阳

    下了架的孔雀 -- 不如鸡

    下了河滩的鸭子 -- 不回头

    下了锅的面条 -- 硬不起来

    下棋人手里的小卒 -- 叫到哪,就到哪丈八高的灯台 -- 照远,不照近

    丈二高的门槛 -- 难进

    丈二和尚 -- 摸不着头脑

    丈二豆芽 -- 老嫩

    大门上的春联 -- 一对红

    大虫头,长虫尾 -- 虎头蛇尾

    大疖子 -- 脓包

    大花脸的胡子 -- 假的

    大佛殿的罗汉 -- 一肚子泥

    大树林里一片叶 -- 有你不多,无你不少大牯牛的口水 -- 拖得长

    大道边的驴 -- 谁爱骑就骑

    大象的屁股 -- 推不动

    大路旁的青草 -- 死里求生

    大路旁的碓窝 -- 人人可用

    土地公和土地婆 -- 一对孤寡

    干水池子的泥鳅 -- 滑不到哪里去

    干萝卜丝熬的汤 -- 清淡无味

    才出壳的鸡仔 -- 嫩得很

    上了套的猴子 -- 由人玩耍

    上市的猪 -- 捆上了

    上坟的羊 -- 豁出去啦

    上锈的铁锁 -- 打不开

    上了岸的虾子 -- 跳不了几时了

    上膛的子弹 -- 一触即发

    上了套的骡子 -- 不行也得走

    上天的气球 -- 飘飘然

    山头上的草 -- 根子硬

    山羊额上的肉 -- 没有多少油水

    山沟里的田鸡 -- 目光短浅

    山沟里的狐狸 -- 又饿又狡猾

    千年松树,六月芭蕉 -- 粗枝大叶

    门里金刚 -- 自大

    门槛下的砖头 -- 踢进踢出

    小伙的胡子 -- 稀稀拉拉没几根

    小炉匠家私 -- 破铜烂铁

    小庙的菩萨 -- 没见过大香火

    女人的小脚 -- 哭出来的

    马杓里的苍蝇 -- 混饭吃

    马脖子上的串铃 -- 叮当响

    马高镫短 -- 上下难

    马路上的电线杆 -- 靠边站

    开了瓶的烧酒 -- 好冲

    开了锁的猴子 -- 约束不了

    开了闸的流水 -- 一泄而出

    开春的兔子 -- 成帮结伙

    天上的彩云,水中的明月 -- 看得见,摸不着天上的星星 -- 没有确数

    天安门的狮子 -- 对摆着

    天桥的把式 -- 光说不练

    不大不小的老鼠 -- 最刁

    五月的石榴 -- 越开越火红

    五月的骆驼 -- 灰不溜

    无耳的茶壶 -- 缺个把柄

    无花的蔷薇 -- 只有刺儿

    无肠公子 -- 空心大老倌

    无弦的琵琶 -- 一丝不挂

    无根的浮萍 -- 成不了栋梁材

    无眼的苍蝇 -- 瞎碰

    元帅的帐篷 -- 不前不后

    木头的蜡台 -- 庄稼户摆设

    木匠的斧头 -- 一面砍

    木匠的家具 -- 自造

    木鱼的命 -- 挨打

    木炭纺的纱 -- 黑线

    木炭的磨子 -- 走一方,黑一方

    王母娘娘的棰棒石 -- 经过大阵势

    王胖子的裤腰带 -- 前松后紧

    王大娘的话 -- 讲也罢,不讲也罢

    井底的木棒 -- 漂不远

    井底的蛤蟆 -- 见识少

    云朵里的雨 -- 成不了气候

    太岁头上的土 -- 动不得

    太阳落山后的猫头鹰 -- 睁开眼啦

    牙膏脾气 -- 不挤不出

    中伏天的霖雨 -- 有钱难买

    的月亮 -- 正大光明

    牛皮做的饭碗 -- 打不破

    牛皮灯笼 -- 照里不照外,不亮

    长衫马褂瓜皮帽 -- 老一套

    长毒疮的癞皮狗 -- 走到哪里,臭到哪里风车耳朵摇车心 -- 转得快

    风地里的一盏灯 -- 不知啥时后灭

    手掌里的软糕 -- 要圆就圆,要扁就扁公鸡的尾巴 -- 翘得高

    乌龟的脖子 -- 伸一下,缩一下

    月亮里的桂树 -- 高不可攀

    六月里的火腿 -- 走油啦

    六月里的冬瓜 -- 越大越不值钱

    六月里的荷花 -- 众人看

    六月里的粪缸 -- 越掏越臭

    六月里的雷阵雨 -- 来得猛,去得快

    六月里的梨疙瘩 -- 有点酸

    六月里的庙堂 -- 鸦雀无声

    六月里的扇子 -- 借不得

    六月里的斑鸠 -- 不知春秋

    斗大的线团子 -- 缠不光

    斗大的铃铛 -- 摇不响

    斗大的馒头 -- 无处下口

    火绒子脑袋 -- 一点就著

    火塘边睡的猫 -- 伸伸缩缩

    孔夫子的砚台 -- 心太黑

    书桌上的笔筒 -- 粗中有细

    双黄蛋 -- 两个心

    水上的油 -- 轻浮

    水牛的肚子 -- 草包

    水里的泥鳅 -- 滑得很

    水里的葫芦 -- 两边摆

    水瓮里的鳖 -- 走不了

    水面上的浮萍 -- 不扎根

    水缸里的鱼 -- 跑不了

    水罐里的王八 -- 瞎撞

    玉皇爷的帽子 -- 宝贝疙瘩

    去年的皇历 -- 不中用,背时

    古庙里的旗杆 -- 独一无二

    古庙里的筒签 -- 大家抽

    古董店里的老鼠 -- 碰不得

    石头打的锁 -- 有眼没心,没法开

    石头缝里的山药 -- 两头受夹

    石灰布袋 -- 到处有迹

    石匠的凿子 -- 专拣硬的

    石板上的泥鳅 -- 钻不进

    石板下的蛆 -- 钻不出

    石头脑袋 -- 不开窍

    石狮子的屁股 -- 没门

    龙王爷的帮手 -- 虾兵蟹将

    布袋里的菱角 -- 尖得出头

    平地上的骡子 -- 不懂坎

    打下去的桩 -- 定了

    打字机的子盘 -- 横竖都不成句儿

    打灰石 -- 两面光

    扒了皮的癞蛤蟆 -- 活着讨厌,死了还吓人东岳庙里的小鬼 -- 老瞪眼,不开腔

    出了芽的蒜头 -- 多心

    出水的虾子 -- 活蹦乱跳

    出头的钉子 -- 先挨砸

    出洞的老鼠 -- 东张西望

    出窑的砖头 -- 定形

    出巢的黄蜂 -- 满天飞

    田间的老鼠 -- 嘴尖牙利

    甲鱼的肉 -- 藏在肚子里

    生成的眉毛长成的痣 -- 改不了

    里的 -- 到一处坏一处

    冬天的扇子 -- 没人喜爱

    印板上的话 -- 天天如此

    后的葡萄 -- 越结越多

    半山坡上的弯腰树 -- 直不得

    半个铜钱 -- 不成方圆

    半天里的风筝 -- 有线牵着

    半空里的火把 --

    半夜里的被窝 -- 正在热乎劲上头发窝里的跳蚤 -- 乱跑乱跳

    皮坊里的老板 -- 吹牛大王

    发了霉的炒黄豆 -- 不香了

    发酵的面粉 -- 气鼓鼓

    老太太的牙 -- 活的

    老太太的拐杖 -- 扶着走

    老太太的脚趾头 -- 窝囊了一辈子老太太的脚后跟 -- 光筋骨

    老头的帽子 -- 一把抓

    老寿星的坐骑 -- 四不像

    老寿星的脑袋 -- 宝贝疙瘩

    老虎的屁股 -- 摸不得

    老虎身上的虱子 -- 谁敢捉

    老虎和猪生的 -- 又恶又蠢

    老和尚的木鱼 -- 生来就挨揍

    老鼠的鼻子 -- 大不了

    老鼠的尾巴 -- 养不肥

    老歪脖子树 -- 正不过来

    芝麻田里的老鼠 -- 吃香

    芝麻里的绿豆 -- 独大

    芋叶上的水珠 -- 不长久

    扛进弄堂的木头 -- 转不过弯来有肉的馒头 -- 不用捏折

    死了的鱼 -- 不张嘴

    死人的眼睛 -- 定了

    死胡同的行人 -- 又回来了

    过河的牛尾巴 -- 拉不回头

    过界的蛮牛 -- 想找顶角来的

    过端午的龙头 -- 只去耍那张嘴地里的蛐蟮 -- 成不了龙

    成熟的稻璤 -- 垂着头

    回炉的烧饼 -- 不香甜

    回头的老马 -- 又快又路熟

    网里的田鸡 -- 瞎撞

    网里的鱼,笼里的鸡 -- 跑不了网套里的麂子 -- 吓破了胆

    当铺里的阿哥 -- 不肯认错

    肉案上的买卖 -- 斤斤计较

    刚开坛的老酒 -- 冲劲很大

    刚出山的老虎 -- 威风不小

    刚落地的娃娃 -- 从头到脚都是新刚出锅的饽饽 -- 带着气

    虫蛀过的扁担 -- 禁不住压

    吊在房梁上的鱼 -- 干了

    吃河水长大的 -- 管得宽

    吃剩饭长大的 -- 尽出馊主意

    尖底的箩筐 -- 放不稳

    竹模做的面子 -- 皮薄

    竹筒枕头 -- 两头空

    竹篓里的鱼 -- 逃不脱

    自己的小名 -- 自己知道

    向阳坡的竹子 -- 横生枝节

    后颈窝的头发 -- 摸得着,看不见杂烩汤里的豆腐 -- 白搭

    灯笼壳子 -- 外头好看里头空

    关门的灯铺 -- 不挂火

    关进笼子的狗熊 -- 团团转

    江边的蚊子 -- 吃客

    江里的木偶 -- 随大流

    江里的浪花 -- 不是吹的

    汤罐里的小麦 -- 面熟

    阴沟里的水 -- 要清也难

    阴沟里的鸭子 -- 顾嘴不顾身

    戏台上的夫妻 -- 下台就散

    戏台上的皇帝 -- 威风不了几时

    戏台上的官 -- 当不长久

    孙猴子的脸 -- 说变就变

    观音菩萨 -- 年年十八

    红蓝铅笔 -- 两头开刀

    麦田里的韮菜 -- 难分色

    壜子里的豆芽菜 -- 不得伸腰

    走了的鱼 -- 是大的

    花公鸡的能耐 -- 就会叫那么几声花生的壳,大葱的皮 -- 一层管一层花花轿子 -- 人抬人

    花樕大料 -- 二味

    花岗石的脑袋 -- 不开窍

    苏洲的麻绳 -- 不打紧

    巫婆的表情 -- 装模作样

    豆腐饭 -- 闷着

    豆腐光棍 -- 闯一方

    豆腐店里的磨子 -- 不压不做

    豆腐架子 -- 不劳

    豆腐嘴,刀子心 -- 口善心恶

    两个臭鸡蛋 -- 一个味儿

    两条腿的凳子 -- 站不住脚

    旱地的螺蛳 -- 有口难言

    旱地的乌龟 -- 没处逃身

    旱地里的蛤蟆 -- 干鼓肚没办法

    旱甜瓜 -- 另一个味儿

    秃山上的猴子 -- 没耍的

    秃子头上的虱子 -- 明摆着

    秃子的头发 -- 不长

    秃尾巴的驴 -- 后梢里虚

    何家的香火 -- 何门何姓何祖宗

    佛爷的桌子 -- 碰不得

    佛爷的眼珠子 -- 动不得

    谷子地里的高粱 -- 冒尖了

    床底下的竹笋 -- 长不高

    灶前老虎 -- 屋里凶

    灶台上的抹布 -- 揩油

    沙漠里的鸵鸟 -- 顾头不顾尾

    没紥的扁担 -- 两头滑

    没长羽毛的小鸟 -- 还想飞

    没有边的烂草帽 -- 顶好

    没有根的浮萍 -- 无依无靠

    没芯的蜡烛 -- 点不亮

    没把的葫芦 -- 抓不住

    没沿的破筛子 -- 千孔百窟

    没星的秤 -- 哪有准头

    没骨子的伞 -- 支撑不开

    没砣的秤 -- 到哪里都要翘尾巴

    没眼的石匠 -- 瞎凿

    没眼的笛子 -- 吹不响

    没笼头的马 -- 野惯了

    没嘴的葫芦 -- 倒不出来,盛不进去补过的碗盏 -- 总有痕

    初一天的夜里 -- 出处不明

    初二,三的月亮 -- 不明不白

    张飞的胡子 -- 满脸

    陀螺的屁股 -- 坐不稳

    鸡与蜈蚣 -- 死对头

    鸡毛掸子 -- 净招灰

    鸡窝边的黄鼠狼 -- 不轻易回头

    鸡窝里的蚱蜢 -- 心惊肉跳

    纸糊的灯笼 -- 一戳就穿

    纸糊的窗户 -- 一点就破

    纸糊的房子 -- 不能容人

    武大郎的包子 -- 七大八小

    武大郎的身子 -- 不够尺寸

    武大郎的扁担 -- 不长不短

    青皮橄榄 -- 先苦后甜

    抽疯的公鸡 -- 老走歪歪路

    抱在怀里的西瓜 -- 十拿九稳枇杷叶面孔 -- 一面光,一面毛画上的耕牛 -- 中看不中用

    枣木疙瘩 -- 不开窍

    枣木棒槌 -- 一对

    枣核儿 -- 两头尖

    卖狗皮膏药的 -- 假货色多

    软竹扁担 -- 挑不起重担

    金漆马桶 -- 外面光,里面臭受惊的麻雀 -- 胆子小

    鱼嘴里的水 -- 进进出出

    兔子的耳朵 -- 南北听

    兔子的尾巴 -- 长不了

    狐狸的尾巴 -- 藏不住

    狗尾巴上的露水 -- 经不起摇摆货郎的担子 -- 样样有点

    夜里的风雨 -- 下落不明

    庙门前的旗杆 -- 光棍一条

    庙里头的神马 -- 惊不了

    庙里的门槛 -- 什么人都踩

    庙里的佛爷 -- 坐着不走

    庙里的泥胎 -- 装的什么神

    盲人的竿子 -- 瞎点点

    炕上的狸猫 -- 坐地虎

    河面上的油花 -- 水上漂

    沾牙的烧饼 -- 面生

    油炸的龙虾 -- 弯腰

    油篓里的西瓜 -- 又圆又滑

    泡软了的豆子 -- 不干脆

    泥捏的神象 -- 没安人心肠

    泥菩萨的眼睛 -- 有珠无光

    宜兴的夜壶 -- 好一张嘴

    空心的谷穗 -- 头仰得高

    空肚罗汉 -- 无心肝

    帘子脸儿 -- 撂下来了

    房顶上的草 -- 刮来种的

    房檐前的冰凌 -- 根子在上头

    姑娘的心 -- 难捉摸

    春天的猫 -- 净对

    春天的蜜蜂 -- 闲不住

    毒太阳底的露水 -- 就要干

    城门口外的砖头 -- 踢出来的

    城隍庙里的小鬼 -- 老瞪眼不开腔

    城隍庙里的菩萨 -- 站就站一生,坐就坐一世城隍庙里的鼓槌 -- 一对

    南天门的土地 -- 管得宽

    南天门的灯笼 -- 照得高

    胡子上的饭,牙缝里的肉 -- 没有多大一点胡须上的米 -- 吃不饱人

    胡桃里的肉 -- 不敲不出来

    要饭的饼子 -- 没一块好的

    柳树的屁股 -- 坐下就扎根

    草上的露水 -- 留不住

    草上露水瓦上霜 -- 不久长

    荞麦的饺子 -- 一个硬似一个

    荞麦的肉包子 -- 皮黑馅子香

    茶铺头的龙门阵 -- 想哪说哪

    药罐里的枣子 -- 虚胖

    药材店里的揩桌布 -- 苦得很

    药铺里的干草 -- 一抓就到;百有份

    面糊手 -- 碰到什么都沾一点

    歪脖子的树 -- 成不了材

    砌墙的砖头 -- 后来居上

    玻璃肚皮 -- 看透心肝

    韭菜包子 -- 从里往外臭

    蚂蟥的身子 -- 软骨头

    秋后的蚂蜂 -- 等着死

    秋后的田鼠 -- 偷粮食的能手

    秋后的兔子 -- 又撒欢了

    秋后的蚂蚱 -- 蹦达不了

    秋后的蚊子 -- 没几天可嗡了

    秋后的扇子 -- 无人过问

    秋后的黄蜂 -- 厉害不了几天

    种黄莲的和尚 -- 苦师傅

    钟楼里的麻雀 -- 耐惊

    胆小鬼的眼睛 -- 见什么都怕

    亲家腿 -- 让着走

    客栈的臭虫 -- 逢人就吃;吃客

    将军的元宝 -- 血汗钱

    剃头匠的担子 -- 一头冷,一头热炮台上的麻雀 -- 吓破了胆

    烂鱼的肚子 -- 坏心肠

    烂泥做的菩萨 -- 全靠贴金

    烂脚巴的鸭子 -- 歇了吧

    烂酸梨 -- 掉了把了

    洞里的蝮蛇 -- 毒得很

    洞庭湖边的麻雀 -- 见过风浪

    疯狗的脾气 -- 见人就咬

    养在圈里的猪 -- 少不了挨一刀染坊里的衣料 -- 由人摆布

    孩儿的脸 -- 一天变三变

    屋脊上的冬瓜 -- 两边滚

    屋檐下的胡葱 -- 根焦叶烂心不死屋檐边的水 -- 点滴不离窝

    屎壳螂拉的屎 -- 又黑又瘦

    眉毛上的秤 -- 过目

    眉上的胆 -- 眼前苦

    怒目金刚 -- 样子凶

    姥姥家的狗 -- 吃完就走

    架上的葡萄 -- 一串串的

    架上的葫芦 -- 挂在那里

    骆驼的头 -- 昂着头

    珠世口的布铺 -- 斜门儿

    耗子的家 -- 常搬

    赶节的馒头 -- 越蒸越小

    荷叶上的水珠 -- 沾不着边

    校场上的麻雀 -- 练大了胆

    校场里的土地 -- 管得好宽

    桥桩上的螺蛳 -- 死不丢

    桩头上的乌龟 -- 一碰就掉

    破风筝 -- 放不起

    破饺子 -- 露了馅儿

    破屋门 -- 老得棍儿顶着

    砧板上得肉 -- 任人宰割

    砧板上得蚂蚁 -- 刀下找吃的

    热锅里的汤团 -- 翻翻滚滚

    热锅里上的蚂蚁 -- 走投无路

    热锅里上的豌豆 -- 乱蹦乱跳

    热蹄子的马 -- 闲不住

    挨了刀的肥猪 -- 不怕开水烫

    挨了棒的狗 -- 气急败坏

    捆绑的夫妻 -- 成不了对

    桌子上的酒菜 -- 明摆着

    圆耳朵 -- 听不进方话

    圆顶的帐子 -- 没有门道

    鸭子的屁股 -- 圆滑

    鸭子的脚板 -- 联成一片

    鸭子的嘴巴 -- 煮不烂

    鸭背上的水 -- 有来有去

    钻窟窿的蛤蟆 -- 眼光短,办法笨铁公鸡 -- 一毛不拔

    铁打的馒头 -- 啃不动

    铁匠的儿子 -- 就知道打

    铁匠店的风箱 -- 不拉不开窍

    铁匠铺里的买卖 -- 样样过得硬铁匠铺里的材料 -- 挨打的货儿铁匠铺里的铁锤 -- 敲敲打打

    铁桅杆上的耗子 -- 没得抓拿

    铁嘴豆腐脚 -- 能说不能行

    钱串子脑袋 -- 见窟窿就钻

    缺口的镊子 -- 一毛不拔

    借来的锣鼓 -- 此时不打何时打

    倒挂的狐狸 -- 用不着翘尾巴了

    狸猫的耳朵 -- 太短

    高山顶的竹子 -- 条条顶着天

    唐僧的肚皮 -- 慈悲为怀

    浸了水的爆竹 -- 一声不响

    浸透水的黄金瓜 -- 外面好看里面空酒肉和尚菜道士 -- 岂有此理

    烫手的粥盘 -- 扔了心痛,不扔手痛烧火的棍子 -- 一头热

    烧饼铺的灶王爷 -- 独坐

    烟袋杆子 -- 黑心

    被窝里的跳蚤 -- 顶不起

    绣花枕头 -- 一包草

    桑木扁担 -- 宁断不弯

    黄牛尾巴 -- 两边摆

    黄牛蒂头 -- 苦得很

    黄莲木刻的寿星 -- 苦老头

    黄莲木刻的娃娃 -- 苦小子

    黄昏时的燕子 -- 不想高飞

    黄河水上的泡泡 -- 随大流

    黄河里的水 -- 不清

    黄鼠狼的脊梁 -- 软骨头

    勒腰蛤蟆 -- 一肚子气

    菖蒲花儿 -- 难见面

    聋子的耳朵 -- 装装门面

    描金箱子白铜锁 -- 外头好看里面空掉进面缸的老鼠 -- 翻白眼

    晚上的夜季花 -- 变色

    啄米的鸡 -- 连连点头

    铜匠的家当 -- 有一套

    做砖的坯子,插刀的鞘 -- 框框套套偷来的锣鼓 -- 敲不得

    偷嘴的猫儿 -- 毛病不会改盘子里的鱼 -- 休想动弹

    笼子里的鸟儿 -- 有翅难飞笼子里的老虎 -- 难显威风笼子里的斑鸠 -- 不知春秋笼屉的盖子 -- 受气的家伙脚上的泡 -- 自己走出来的脚上的袜子 -- 走哪跟哪

    停了摆的钟 -- 不走了

    脱了水的海蜇子 -- 软了下来脱羽的凤凰 -- 不值钱

    猪八戒的嘴巴 -- 就知道吃喝猪圈里的黄牛 -- 独大

    猪嘴的能耐 -- 光会拱

    猫尾巴 -- 越摸越翘

    兜里的铜板 -- 一摸就着

    麻雀的队伍 -- 没有弄齐过麻雀的肚子 -- 小心肝

    麻袋里的铁钉 -- 自戳穿

    阎爷的扇子 -- 扇阴风

    惊蜇后的青竹蛇 -- 越来越凶惊蜇后的蜈蚣 -- 越来越毒断了线的风筝 -- 无影无踪断了腿的蛤蟆 -- 跳不了多高断把的茶壶 -- 就乘个嘴

    断线的木偶 -- 拉不动

    断线的珠子 -- 七零八落

    断线的棱子 -- 自钻空子

    粗石头的性子 -- 一碰就起火里的韭菜 -- 刀头

    淋了雨的熟石榴 -- 裂嘴了淋了雨的稻草 -- 点不着

    鱼船上的螃蟹 -- 串起来

    盖严了的蒸笼 -- 有气难出喜鹊的羽毛 -- 黑白分明

    喜鹊的尾巴 -- 老翘着

    煮烂的鸭子 -- 嘴硬

    落地的桃子 -- 熟透

    棋盘里的卒子 -- 只能进,不能退棉花匠的女儿 -- 会弹不会纺

    棺材铺的掌柜 -- 想卖不敢说

    散了棵的白菜 -- 没有心

    厨房里的灯笼 -- 常受气

    雄鹰的翅膀 -- 全靠练

    揪下来的花 -- 新鲜不了几天

    搭客的骡子 -- 上不得车

    筛子下的糠皮 -- 没斤两

    筛眼里的米 -- 不上不下

    锅里的茄子 -- 一个一个都笃了锅盖上的饭粒 -- 熬出来的

    腊月廿三的灶神 -- 要上天了

    腊月里的井水 -- 热乎乎的

    腊肉骨头 -- 越啃越有油水

    猴儿拳 -- 小架式

    猴子的屁股 -- 坐不住

    粪缸里的石头 -- 又硬又臭

    粪堆里的灵芝草 -- 臭底子

    窝里的蛇 -- 不知长短

    窝里的马蜂 -- 不是好惹的

    窝在坑里的竹笋 -- 软巴巴的

    裤腿上的虱子 -- 跟着撵

    游方的道士 -- 四海为家

    粥铺里的买卖 -- 热闹一早

    属公鸡的 -- 光啼不下蛋

    属水牛的 -- 离不开家

    属老母猪的 -- 吃饱了就会睡

    属玫瑰的 -- 刺儿不少

    属灶王爷的 -- 谁家锅台都上

    属兔子的 -- 胆小腿长

    属狗的 -- 老爱咬人;翻脸不认人

    属炮筒子的 -- 直来直去

    属鸭子的 -- 填不饱肚子

    属耗子的 -- 有洞就钻

    属猪爪的 -- 朝里弯

    属黄花鱼的 -- 一来就溜

    属喜鹊的 -- 好登高枝

    属黑瞎子的 -- 光认吃

    属窗户纸的 -- 一捅就破

    属蜡烛的 -- 不点不亮

    属螃蟹的 -- 到处横行

    属算盘珠的 -- 不拨不动

    隔年的皇历 -- 瞧不得

    隔年的臭虫 -- 瘪了皮

    鼓手的锤 -- 打在点子上

    鼓楼的灯笼 -- 高明

    蒸笼里的馒头 -- 自高自大

    蒸笼铺的水 -- 一天一换

    蒙上眼拉磨子的老黄牛 -- 瞎转游

    碰壁的苍蝇 -- 乱嗡嗡

    睡鞋 -- 底儿软

    跳蚤的脾气 -- 一碰就跳

    腿肚子里的汗 -- 经不住沾

    新打的剪刀 -- 难开口

    新出笼的馒头 -- 热气腾腾

    酱园店里的抹桌布 -- 酸甜苦辣都尝过酱园店里的糖生姜 -- 外甜内辣

    酱园厂里的斗篷 -- 遮遮盖盖

    满口的黄莲 -- 说不出的苦

    满口的假牙 -- 吃软不吃硬

    滩头上的白鱼 -- 眼睛不闭

    墙上的壁虎 -- 会钻空子

    墙头上的草 -- 随风倒

    墙头上的鸽子 -- 左顾右盼

    墙里的石柱 -- 暗中使劲

    碱地里的菜瓜 -- 又小又尖

    摔破的镜子 -- 不能重圆

    摔破的瓷盘子 -- 对不到一块儿酸枣眼 -- 青红不分

    敲下去的钉 -- 定了

    演员的胡子 -- 假的

    瘦死的骆驼 -- 比马大

    瘦老头的肋骨 -- 摸得清

    旗杆上的鲜花 -- 好看不好攀

    醋泡的蘑菇 -- 坏不了

    撒了盐的油锅 -- 热闹开了

    撑歪墙的木柱 -- 死顶

    橄榄屁股 -- 坐不住

    踏板上的蚊子 -- 不在帐内

    蝎子的尾巴 -- 没多大的脓水

    墨鱼的肚肠河豚的肝 -- 又黑又毒稻草肚子棉花心 -- 虚透了

    鲤鱼的胡子 -- 没几根

    熟透了的桑椹 -- 红得发紫

    熟透的藕 -- 心眼多

    颜料店的抹布 -- 不问青红皂白燕子的尾巴 -- 两叉

    鹦哥的嘴巴 -- 会说不会做

    磨房的驴 -- 听吆喝

    磨盘里的蚂蚁 -- 条条是道

    懒婆娘的裹脚 -- 又长又臭

    糖汁拉丝 -- 又甜又长

    霜后的小葱 -- 软不拉拢的

    螺蛳的屁股 -- 转弯多

    鲤鱼的眼泪 -- 假的

    霸王的弓 -- 越拉越紧

    蘸水的麻绳 -- 拧得紧

    翻过来的仁丹袋 -- 空了

    癞蛤蟆的脊背 -- 点子不少

    鹰嘴鸭子爪 -- 能吃不能拿

    爆竹的脾气 -- 一点就炸

    推荐浏览栏目:

    • 考试时间
    • 范文大全
    • 作文大全
    • 课程
    • 试题
    • 招聘
    • 文档大全

    推荐访问